彙整 | 九月 12, 2005

Un Amor

九月 12, 2005

0 Comments

聽到這首曲子總是提醒著我的夢想,充滿奔放熱情,藉此遙想西班牙…
足以抵得過一杯午後的咖啡
廣告
Continue reading...

SOLO

九月 12, 2005

0 Comments

前天回去收拾了一些私人物品…信件、照片和紀念物,
拿出了一疊整齊放在相片紙袋裡的電影票根,
這些電影票根成雙成對,連撕掉的缺口都是一致的…
數了數…之前在台北快九年,看了大約120部的電影,
看電影的戲院、電影名稱、日期、和相鄰的座位,
因年代久遠而模糊不清,
…….回憶了一下那些和我一起看電影的人,
那時候的我,沒辦法一個人去看電影…
他,還是最特別的,
因為只有他會陪我去看晚場的「顧爾德的三十二個極短篇」,
我還記得當時整個電影院只有四個人。
忘了問他,為什麼會主動邀我來看這部,
可能只有學過鋼琴或熱愛巴哈or顧爾德的人,才會看的電影。
或許有目的,或是純粹討好。
從國小開始當合唱團鋼琴伴奏,一路伴到高中,
曾經暗暗發誓不再當伴奏的我,
大一時卻還是為了系合唱比賽和同學年度音樂比賽的鋼琴伴奏。
可是他卻不只一次告訴我:
「我從來沒有聽妳獨奏過一首曲子給我聽。」
這種聽起來帶點指責的抱怨,我總是敷衍帶過,
一直到我放棄了台北的一切回到南部,
重新面對我那用血汗淚換來的平台鋼琴。
開始能夠體會顧爾德在錄音室裡與鋼琴的態度,
也了解他帶我去看那部電影的意義。
以前為了比賽或演奏發表會才會努力練琴,
或許就像長假中的瀨名,從來都沒想過要彈一首曲子給某一個人聽。
也不知道自己的琴聲,原來可以安慰另一個人的心和自己的心。
彈琴給一個人聽,最重要的,不是展現技巧多好或彈的曲子多有名,
而是藉由琴聲傳達自己想表達的心意。

重新面對「獨」奏這件事,也讓我重新面對自己,
「一個人,不見得就寂寞。」
所以回南部那段日子,至少學會一個人走進電影院看電影,
即使是現在回到台北,也不再害怕了
(除了走進電影院,會有點夜盲症,因為看不到路而害怕以外@@)。
Continue reading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