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g Archives: dream

夢想的堅持

四月 12, 2006

0 Comments

既勞累又貧乏的四月,找娛樂只能靠電視了!
我看日本鬼片、也看美國怪物片,但是討厭看有關蛇的,
大多數DISCOVERY的節目都很吸引我,但是唯獨蛇類主題的,我會馬上轉台!
(這世界上唯一讓我看到蛇的鏡頭,還可以大笑的,就是周星馳「功夫」裡,被蛇咬那一段!真不愧是星爺!)
以前生物課本裡有蛇的照片,我都用利貼把它們通通遮起來,
連翻那幾頁的時候,都只敢用食指和大拇指輕輕捏著頁角快速翻過,
彷彿裡面可怕的生物,會在你複習重點的時候,冷不防咬你一口似的。
小時候住在鄉下,常有蛇爬進家裡,
前院、後院、大門,甚至曾經有條蛇企圖爬樓梯上二樓。
我已經忘記當時看著爸媽抓蛇時的心情。
只不過以前還住在家裡的時候,
我看到蛇會大叫:「媽(啊)~有蛇!」
看到蟑螂也是一樣「媽(啊)~有蟑螂!」
所以我其實也區分不出來,對蛇和蟑螂的恐懼,到底有多少程度的差別?
但是這次看到的節目,我居然捨不得轉台,
眼睛直盯著畫面裡,那個攝影師在一步不到的距離,
拍著一隻眼鏡蛇王!而且我覺得…我認為那位攝影師,
用著興奮到近乎"變態"的語氣,邊拍邊描述著自己的心情,
誇讚著這隻眼鏡蛇王多麼聰明、有智慧!
從他找到這條蛇後,沒有一句話不帶驚嘆號的。
這條蛇王,昂著頭, 頸部變成扁平狀,左右搖擺地正對著攝影師的鏡頭,
然後,不可思議地,他居然用手摸了那隻眼鏡蛇王的頭!
接著,我聽到了不可置信的一段話,那位攝影師說:
「天啊!我真不敢相信,我拍到了眼鏡蛇王!
你知道,每個人這輩子都有他最想做的事,
而我這一生最大的夢想,就是希望能用手摸到眼鏡蛇王的頭!」
他,這一生,最大的夢想,是「用摸到眼鏡蛇王」!
突然間,我了解到那些失去夢想的人的心情!
我覺得有些人,甚至是自己覺得很了解我的人,
是用我現在對於那位攝影師的夢想感到不可思議的心情,來理解我的。
如果有小學生,在作文"我的志願"的時候,
寫「我的志願就是,希望有一天能用手摸到眼鏡蛇王的頭!」
我想老師會批改:「不要鬧了。應該做點對社會有貢獻的事!請重寫一篇!」
這一個危險、困難、又似乎對生活毫無幫助、沒有實用價值、甚至有點無厘頭的夢想,
它背後的含意是什麼?

這位攝影師為了達到這個夢想,在這追尋的過程中,他成為蛇類的專家,
他知道在面對這樣危險的生物的時候(蛇曰:人才是最危險的生物!),要如何讓雙方的傷害減到最低。
他失敗過、被咬過,也曾差點喪命,但是他還是堅持著!
這些完成別人做不到的事的人,都有一種近乎變態的堅持!不是嗎?
不管這之間,曾有人告訴你那很可笑!
我還是很難忘他說的那句:「我終於摸到了眼鏡蛇王的頭!而且我還活著!」
(後面那句聽來是覺得有點笑中帶淚)
P.S.看DISCOVERY不但可以勉勵大家堅持自己的夢想,而且還教人如何摸眼鏡蛇的頭,而不被咬 = =|||
廣告
Continue reading...

抉擇

六月 13, 2005

0 Comments

三年換一個工作環境,不知道是好還是壞,只知道自己的極限似乎是這樣。其實每次的選擇都需要很大的勇氣。我在高中三年,換了三個班級,唸了不同類組…或許我就是喜歡嚐試,然後選擇自己想要的,即使結果不是最好,但也從不後悔。套句日劇「愛的力量」中男主角說的話「會後悔的人無論怎麼選擇都會後悔。」不過,每次在面臨選擇的時候,我總會拿起我在高中數理資優班時,坐在我旁邊同學給我的一張卡片,她是個奇葩,通常都是考第一名,外號長毛,因為她不梳頭髮,她很少講話,只有在兩種情況下才會講話,一個是同學問她問題,一個是在上課問老師問題,在那種班級裡,勾心鬥角,比聰明比成績,大概也只有長毛和純純算是比較真的朋友。在我選擇離開那個好不容易才考上的班級,長毛給了我這張珍貴的卡片,上面這樣寫著:

選己所愛,對自己而言,都使生命的剎那成為永恆。

藝術─追求完美,需要絕對的自私與熱情。
自私─隨和,但不默默地任他人所牽制。
友勝於己者。
誠實地面對自己的感受。
熱情─直到看盡洛城花,始與東風容易別。

Continue reading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