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g Archives: japan

松隆子的告白

二月 20, 2011

0 Comments

終於有時間靜下心來好好的看松隆子的「告白」,或許每個人對於這部電影都有不同的體會。有人認為這是在講述校園霸凌、或扭曲的家庭教育、或媒體造成的社會人格扭曲…

但我的體會是這些都只是用來建構這電影所講到最重要的一個字,那就是松隆子所飾演的森口老師,剛開始的那段二十幾分鐘的告白裡,在黑板上寫下一個斗大的「」。

這個「命」,不是宿命的命,每個人都可以決定自己的命運是要像陰沈的天空,或是像純真的孩子般在雨後的陽光裡,踩著地上的水窪,濺起浪花。

森口的第一段告白,語氣平緩,和嬉鬧戲謔不停的學生們,成了很大的對比,森口老師對於體制無法真正教育這些少年們,了解生命的意義,學生看似純真,如同牛奶的白,所以她決定用鮮紅色的血注入白色的牛奶裡,讓這些無知的少年開始體會生命的「重」,雖然最後她並無法真的這樣做,但是我不得不說她用了更聰明卻惡毒的方式,達到了她的目的,從她口中說出的告白,就像是毒液,很快地就毒化了無知的人心。

恐懼,來自於無知。

少年A對生命的無知,以為生命像泡沫,只是「啪」一聲很快就消失了,他覺得他的生命是「輕」的。所以他想在消失之前,急於讓全世界的人都能看見他。他希望時間可以不斷地回到過去那個幸福的點,甚至做了一個倒著走的時鐘,卻不停在現實生活中做傻事,讓自己活在他不想承認的後悔裡。

但是電影從一開始在黑板上那個斗大的「命」,和最後森口老師說的生命不是「啪」一聲,而是「DONKAN!」。

生命是「重」的。

電影的冷色調,用紅色鮮血來對比,讓觀者感受到生命的重。沒有看過原著,但是電影的結局,森口老師的一句「開玩笑的」,感覺是少年A炸死他母親的事,是森口老師在電話裡騙少年A的,但是在那短短的十幾分鐘,少年A活在地獄裡,他希望時間可以倒轉,導演讓他流鼻血來隱喻他真正對生命的體會。

時間和生命是不斷地往前走的,我們對於要怎麼活,都是自己決定的。只要記得,地獄,就是無盡的後悔。可以恣意地追求生活的快樂,但是不要拿生命開惡毒的玩笑。

廣告
Continue reading...

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

五月 2, 2007

0 Comments

<嫌われ松子の一生(Memories of Matsuko)> - 華麗的KUSO愛情暴力歌舞片
 
初看到這個片名時,還沒有看簡介,就有一種莫名想看的衝動。
覺得它用一種戲謔卻又帶點悲淒的聲音,在呼喚著我,這算是一種女性的直覺嗎?
為什麼會覺得我和它之間有種「不可告人」的關係?
通常人們只為偉人、名人、對社會有貢獻的人、或特別可憐的人寫傳記,
我想應該沒有人會為「令人討厭」的人寫傳記。
而中谷美紀那張梳著包頭的紅色海報,還真的有那麼一點令人心生厭惡。
令人討厭原因一:以為自己被父親討厭,而把恨轉移到久病不起的妹妹身上。
令人討厭原因二:無可求藥的受虐婦女。跟著一個窮到沒鞋子穿的作家,被逼著出外工作,沒帶錢回家
就會被毆打,臉腫到連去當妓女都沒人要。可是她還是死要跟著他,直到那男的沒辦法活下去而跑去讓
火車撞。
令人討厭原因三:狀似天真無邪,卻心機重的情婦。跑去按男人家裡的電鈴,以為自己一定是最後贏家
,最後人家還是選家裡的老婆。
令人討厭原因四:老是愛上自己伸出援手的男人,這種女人真是怕寂寞到無可救藥的地步。
令人討厭原因五:沒有男人後就放縱自己,讓自己肥得像豬一樣。
這些赤裸裸的情節,不覺得很熟悉嗎?
她是虛擬的嗎?
我卻覺得她很真實地存在這世界的每個角落,
每個女人、身旁的朋友,甚至自己,都有可能是一部份的松子,有那麼一點令人討厭。
男主角過著麻木不仁的生活,直到姑姑松子的死帶來的震撼,讓他開始體悟人生。
沒錯,人活在世上不要問別人給你什麼,而是自己是否能夠為別人付出。
一直在付出的松子,其實只做錯了一件事,那就是她不愛自己。
而等到她想到這點的時候,卻為時已晚,死在一群死小孩的亂棒下。
我想,這位令人討厭的女人的一生所帶來的啟發,足夠給不愛自己的女人迎面痛擊。
Continue reading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