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g Archives: thought

“Pursuit of happyness"

四月 8, 2007

0 Comments

能拼對「Happiness」,不代表能得到幸福;
能賺很多錢,不代表就能得到幸福;
擁有一部法拉利,也不代表就能得到幸福。
但是不能讓自己愛的人快樂,肯定是不會感到幸福。
看這部電影的過程,情緒幾乎是和男主角同步的,
我了解沒錢生活的痛苦,也可以體會在他皮包裡剩不到二十塊的時候,
卻還願意借給主管五塊錢計程車費的掙扎。
網路上有影評批評說這部片好像在告訴人「好工作=幸福」、「錢=幸福」,所以無法認同。
當然每個人對同一件事物的體認,都有不同的層次。
「幸福」對於不同的人具有不同的定義。
我想,Will Smith也並不是想以某些影評口中,所謂的"膚淺"主題來轉型。
這部片讓我再三回味的,是劇中男主角的人格特質,還有他和劇中其他角色的互動。
當然這部片也不是在告訴你如何成為一個優秀的股票經紀人,但是可以看學習到真正的服務精神。
★直搗問題核心、講求效率
★強烈的自我認知
★具膽識
★反應快而且義無反顧
★誠實為上策
★能幽默地面對困境
★執著並把握任何機會
廣告
Continue reading...

回憶

四月 30, 2006

0 Comments

我:「所以,必須寫成文字。因為,我已經漸漸容易忘記一些事了,
不知道是老了,還是已經學會遺忘…」

友:「嗯…妳的"硬碟"…需要重整一下。」

我:「你知道,硬碟重整時,電腦是不能關機的。我一開始重整就失眠…」

之前看過兩部和「記憶」有關的電影─「王牌冤家」(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)和「我的失憶女友」(50 First dates)

而最近這兩部在西片台都有重播。

「王牌冤家」光看電影名稱就知道一定是金凱瑞主演的電影,他是「王牌系列」的。
但是吸引我看的最大誘因,是這部片的編劇─查理考夫曼(Charlie Kaufman )。
我看過他的其他電影作品有「變腦」、「蘭花賊」、「神經殺手」。
他的風格很容易辨識,狂想→神經質→焦慮→歇斯底里,
看他的電影是一種完全不同的觀影經驗,完全跳脫既有框架的超寫實。
回到王牌冤家這部片,描述的是一對分手的情侶,
各自找上「忘情診所」,想要消除有關對方的所有記憶。
結果在消除過往記憶畫面的過程中,發現了兩人相處時的美好,
可是醫生刪檔案毫不留情!於是他們兩人在自己的記憶裡竭盡所能的逃亡。

「我的失憶女友」(50 First dates)一個超會把妹的花心大蘿蔔(亞當山德勒飾)終於遇到了他的真命天女(茱兒芭莉摩飾),
而他深愛的這個女人患了一種失憶症,她在每個隔天早上醒來後就會忘記他是誰。
他花了相當大的精神,用各種方式,讓這個女生每天都重新愛上他。
劇中男主角的付出讓人非常感動。不過如果是逆向思考的話,
這個男人每天都可以滿足他追求與征服的慾望,而女主角呢…
不是有句話說,女生就是喜歡被追求的感覺。
我還記得女主角為了不想再成為男主角的羈絆而分手時,
最後說的那句話:「可以給我一個最後一次的初吻嗎?」
這句對白可能只會出現在這部電影裡,the last first kiss…nice!

一個是鐵了心要把回憶抺去,一個是拼了命希望自己深愛的人記得自己。
但是不論如何,他們卻用「意志力」征服了一切。
那些時間的刻痕,不管自己喜不喜歡,都造就了現在的自己。
換句話說,只有現在的你,可以決定你的未來。

Continue reading...

劈腿是生理需求?

十月 22, 2005

0 Comments

幾年前,聽到一個即將結婚的女性朋友說,
「為什麼人要結婚,一夫一妻是多麼不合理的制度!
為什麼我不能擁有這個人的靈魂,同時擁有另一個人的身體!」

那時候的我,聽到她婚前的吶喊,心裡覺得很震撼!

現在卻可以體會她的心情。
一輩子只愛一個人、愛到老、愛到死,
這樣的人在目前的社會裡,的確佔很小很小的比例。
多半都是因為責任。

前一陣子看到一個新聞:

二○四○大預言 劈腿成潮流 一夫一妻制瓦解

「………………….準此以觀,一夫一妻制不過是一種社會習俗,
遲早會崩潰,但也不至於回到多配偶制(一夫多妻或一妻多夫)的社會,
將來的社會對男女關係可能發展出一種新制度,
不禁止一個人同時和多個人維持關係。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.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.

在民主和自由市場的制度下,社會變得越來越透明,
任何公眾人物的私生活如有不檢點,
在嚴格檢視下都會無所遁形,從而暴露出一夫一妻制的偽善。
此外,個人自由的增加、壽命的延長乃至科技的進步,
都會使一夫一妻制更形落伍。
普遍的生育控制已經為擁有多伴侶去除一個重要的生物障礙。」

整個社會結構都變了。

人,還會不會心痛?

點一首我喜歡的歌,Prince的「Nothing Compare 2 U」………..

Continue reading...

十月 5, 2005

0 Comments

很多人問我為什麼執著於去西班牙,而不是義大利或是法國。
很多旅程的重點當然是它的古城或新都市,
而城市的面貌是由建築景觀構成的。
我之所以嚮往西班牙,除了因為它的美麗,更是因為它的變化。
義大利的古老和法國的浪漫華麗,是無可取代,
但是他們就是完美的存在著,似乎什麼時候去都可以。
而卻無法預測高第的聖家堂何時會蓋好…

有些人喜歡變化,有些人喜歡處於安定的狀態。
喜歡變化的人倒也不是因為本身善變,
至少「追求變化」的執著是不變的。

像我父親拍福壽山的波斯菊,
同樣的景,他從日出前拍到大太陽當頭,求的就是光影的變化。
在一成不變之中,找出變化,是一件快樂的事。

世界童謠「小星星」應該沒有人不會唱。
在教初學的兒童鋼琴時,在第一本教本裡,一定會彈到這一首。
有的小朋友喜歡彈,因為會唱的歌彈起來較輕鬆
(大概是可以偷懶不用看譜…),
但是有的覺得乏味,好像沒什麼成就感。
這時候我就會彈莫札特的「小星星變奏曲」給他們聽,
他們會露出驚訝的表情「哇!原來小星星也可以這樣彈…」
於是對鋼琴的喜好又多了幾分…

目前播放的Bach À La Jazz,是改編自巴哈平均律曲集第二號前奏曲,
(沒辦法…我實在太愛這首曲子了,練琴第一首一定得彈它個幾遍,
幾乎成為一個怪癖。)
是佳麗村三姐妹裡的一首插曲,劇中祖孫倆望著電視機裡彈著這首曲子發愣!

講求對位的平均律,遇上即興的free Jazz,就是這個樣子。酷吧!

Continue reading...

信念

八月 18, 2005

0 Comments

「世界上很多似是而非的事,都是值得相信的。」
例如正義總是戰勝邪惡,例如愛的力量能解決一切問題。
我們必須相信自己;
無論生活有多艱苦,也要相信人性本善。
是的,我們可以選擇要相信什麼,
並且朝著信念,勇敢的向前。
Continue reading...